39例境外输入病例由绥芬河入境:120余名医务驰援


他呼吁当前,在国内政治和国际外交中,各方都必须克制,将控制疫情置于首要位置。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环球网快讯】据日本广播协会(NHK)刚刚消息,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一步确定将在东京等7个地区实行为期1个月的紧急状态的计划,并就此计划向政府“咨询委员会”咨询意见。报道称,这7个地区包括东京都、神奈川县、埼玉县、千叶县、大阪府、兵库县和福冈县。

在全文的最后,基辛格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时代。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在于,要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而失败可能会让世界万劫不复。”

最后,要维护当前自由流动的世界秩序。他表示,由于疫情暴发,各国开始重新回到最初的“城邦国家”,由城墙包围起来不受外界侵害。基辛格说,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传播,在当下这个世界繁荣取决于全球贸易、人员流动的时代,“城邦国家”的城墙正在悄然复兴。

德伯格葛雷夫为病患插管时穿的防护装备 图源:《华盛顿邮报》

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检查我插管的病人。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一个积极的期望。”

德伯格葛雷夫继续说,“一旦我完成,有时我会回到休息室做下蹲或弓步。我努力使我的肺保持强壮。(我)很难不去想,因为我从小就患有严重的哮喘。”

首先,增强全球对于传染性疾病的适应能力。此前包括根除天花、研发脊髓灰质炎疫苗等技术成就使得人们陷入自满情绪。我们需要开发新技术和科技控制传染,研发相应的疫苗。各级政府也应该随时准备,通过储备及科技前沿技术保护人民。

基辛格在文章中指出,目前美国民意分化,必须有一个有效率、有远见的政府来克服当下在规模上和全球范围内“前所未有”的困难,因此维持公众的信任对于社会团结、社群关系和国际和平稳定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