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城市摆渡人”的坚守
来源:疫情下“城市摆渡人”的坚守发稿时间:2020-04-02 06:09:44


我正在家里做饭,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打来的。对方直奔主题:武汉疫情紧急,请钟院士今天无论如何亲赴武汉一趟。

两个月来,一直陪伴他辗转奔波的院士助理苏越明和一直追随他披甲伏魔的专家团队,既是他的战略战术的实践者,也是他一路披荆斩棘的见证者和记录者。

晚上10:20,车到武汉。

加州上周末曾报告称有超过6.4万人在等待检测结果,3月31日再次报告称因为一家民间实验室无意多报了待检数,待检人数被修正为超5.7万。但即使如此,加州的民间企业仍需要数周时间来进行检测,加州的真实疫情可能到那时候才能明确。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3月31日8时40分左右,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达到163429例,累计死亡病例达到3008例。

他在电话里听完我的转述,沉吟了片刻,说:“下午我还有一个省卫健委的会,明天一早飞过去行不行?”

“一是新冠肺炎肯定存在人传人,因为广东已有两个疑似病例,虽然没有去过武汉,但还是被去过武汉的家人传染了;二是要重视早发现、早隔离,一定要提醒公众尽量别去武汉,少出门,少聚集。”

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赶到了省卫健委,静候会议结束。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专家们进行各种讨论。

钟老师早上在这片薄雾中走进医院时,一定还不知道,这一天将会如此辗转奔袭。

“病毒可能通过污染的粪便及其气溶胶传播”是如何发现的?疫情的预测模型是怎样研发出来的?重症患者的治疗方案是如何研究出来的?对于疫情究竟发源于哪里,他是怎么看的?

岁次庚子,新年伊始,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骤然而至。